正正的正牌妻

以朱正廷先生为中心向世界扩散爱

【贾正】怪胎

有一点点酷!!!!

半生野猫:

短/病娇黑化/有囚禁
勿上升真人


他有一双看谁都情深的眼睛,眼尾略微上翘,带浅浅红晕,瞳仁蒙着一层雾气,氤氲缭绕,似醉非醉。
就像他这个人,站在漫漫烟云里,你要走进,才发现缱绻柔情都是假象,他是狡猾桀黠的狐狸。
作为最接近真相的人,我花了十六年的时间成为他的影子。


我站在他身边,踏着和他一致的脚步,不问去向,不过留恋手边偶然触碰到的温度。
我小心翼翼,还是落入织着情网的陷阱里。


我们从一间病房来。
他来到这世上时,带着撕心裂肺的啼哭。而我,被护士抱着揪胳膊,也没有发出丁点声响。
我妈说我从小生性安静,只有在看见他时,才会发出咯咯的笑声。上幼儿班时,我也总会跟在他身后,在他皱着眉把我推开后,还委屈地叫他哥哥。
这些都是我妈的陈述,事实上我已经记不清了。
但他的眉眼,哪怕是在后来,也的的确确占据了我整个世界。


我痴迷于他。
如果可以,我想和他融为一体。待我和他的血液相通,我是不是就能更接近他了?
我站在他身边,笑容天真烂漫,在他揉着我的脑袋宠溺地叫我“justin”时,心里想的却是——
我们迟早会手拉手躺在同一间太平间里,比来时还要亲密。


我见过他不谙世事的眼神,也识破过他整蛊人的手段,见过他笑里藏着春花秋月,也惊于他隐匿在黑夜中的阴暗。
我闻过他衣领间的清香,抚摸过他额角的碎发。蝴蝶停留在他的锁骨,我的双手在他的腰际游荡。


他必然知我心意,但他认不清我爱里的疯狂与偏执。
如果他稍有察觉,便不会反复在我耳边提及他人。他的手,也不该抚过别人的耳际。
我趴在窗边,看着他们在玫瑰花丛里抱在一起。嘴里是鲜血泡沫,心尖是利刀锋刃。我颤巍巍伸出食指与中指,将瞳孔里的画面剪为两半。
一半,我要捆在我身边。
一半,我要丢入黄泉路。


错不在我,他才是那个背叛者。
他是混蛋。而我?
我是怪胎。


他坐在钢琴边,为我弹了一支曲子——莫里哀的《蓝色的爱》。
他转过身,泪水放肆地往下掉,像凋零的雪花,支离破碎。屋里朦胧的灯光和他压抑的抽泣声交织为暗蓝色的悲伤。
我吻过他的唇,舔舐他的痛苦,手指摩擦过他手掌的生命线,满目红丝。
他一言未发,却早已认定凶手是我。


不愧是我的小狐狸。
不愧是我的哥哥。


他的手在光影下白得透明,和冷冰冰的手铐缠在一起。
他躺在床上,身体软得像光滑的绸缎。
我跪在他的脚边,亲吻他的膝盖。我说,哥哥,我爱你。
他笑得妖冶魅惑,侧颈的弧度好看到不行。


我趴在他的胸口。我们的心脏隔得那么近。
我说,从今以后,世上就少了你和我。


“而对你而言,世上只有你和我。”
“我们会彼此纠缠。”


直到死去。


[在b站上看了一段特别带感的视频 很想写病娇黑化的小贾 文笔略渣 有待改善]
[出门夜跑啦]

评论

热度(105)

  1. 正正的正牌妻半生野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一点点酷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