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正的正牌妻

【贾正】心病

酷酷酷!!!

半生野猫:

怪胎兄弟篇 哥哥视角 可单独食用
短/病娇黑化 勿上升真人喔


我常常做一个重复的噩梦,梦里是木板长廊,鞋跟落地回荡着有规律的声响,空灵、飘散。墙面斑驳,细碎的裂缝像蜘蛛的网。
我提着红烛,站在长廊的尽头。陈旧的挂钟沉重地报时,敲在心坎上。


我总会看见justin,他从楼梯口探出脑袋,糯糯地叫我“哥哥”,少年音干净清脆,不沾一丝风尘。
可他漆黑的瞳孔里,什么倒影也没有。


我在半夜醒来,大汗淋漓,心跳跳动的弧度像要挣脱躯体。
justin就坐在我身边,和黑暗融为一体。我喘息着注视他的眼睛,和梦里一样,他的虹膜是纯黑色,在微暗的灯光下,像是恶灵附体。
什么倒影也没有,除了我。


他说,哥哥,你做噩梦了。
他贴着我的脸颊,双手攥着我的胳膊,力气大得能将我揉碎。
我抚平他眉间的皱褶,嘴唇翕动。
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
我原本是个风流薄情的人。我喜欢温顺乖巧的兔子,也欣赏浑身带刺的野猫,我渴望在不同的体温下醒来,和不同的唇交换酒香。
justin只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意外。
我曾无数次推开他,哪怕他的神情是那么无害。他不知疲倦地跟着我,索命般叫着“哥哥”,我无处可躲。


我接受了这个意外。
当他的手抚过我的腰肢,我也明白,这个意外,终有一天会成为我的枷锁。
接着我宛若生了一场大病,当我用余光理清他眼里的阴鸷,我不再惦记那些莺歌燕语,也不再赞颂自由大过天。
我只想成为他的阶下囚。
而已。


为了成全我的心病,我佯装的温柔挥洒在他人心口。
我知道justin在看着我,用他黑色的无神的双眼。那双眼必定布满红丝,憔悴不已。
我握着眼前人胸口的领带,轻轻道,对不起。
这红色的玫瑰昭示了含着鲜血的爱。我和他一样,都是痴狂的爱里,不足为道的牺牲品。


他与我十指相扣,舔舐着我的脖颈。
我的眼泪拼命往下掉,像祭奠,像哀悼。
可我不觉悲伤。
他终于用手铐牵制住我的手腕,他跪在我的脚边,低着脑袋,睫毛不停地颤动。
他的声音已经背离少年音很远,是一种泣血的沙哑。
他说,哥哥,我爱你。
我勾起唇嗤笑,也不知在笑他,还是在笑我自己。


他趴在我的胸口,泪水滴在我的眼睑上,冰冷且带着骇人寒意。
情人泪,寒得彻底。
在他说我们注定彼此纠缠时,我抬眸注视他,用目光描绘他脸颊的轮廓。
这是我的噩梦。
我的宿命。


我的心病。


[怪胎可戳我主页 弟弟视角]
[回家途中 夜宵锁定烧烤和螺狮粉]

评论

热度(71)

  1. 正正的正牌妻半生野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酷酷酷!!!